最新消息:

【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40岁,献给自己一次全麻的肠胃镜

未分类 网友投稿 19浏览
睁开眼睛,我仿佛从一个无穷无尽的美梦中醒来,心中有所不甘。梦境的内容忽然一下子全都被遗忘了,但是那种空灵、纯粹的愉悦还留在心里。回到了这具肉身,我没戴眼镜,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但光是肉身的拖累,还有刚才头脑中那种愉悦的消失,就已经让我感到有些不悦。 

现实逐渐回来了,语言也逐渐回来了。我依旧看不清四周,却忽然想要说点什么。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我毫无来由地就念出了这四句诗。

《实习医生格蕾》剧照
“呦!醒过来了,还吟起诗来了!”走过来一个模糊的人影。我抓起手边的眼镜戴上,才看清这是一位护士。我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我现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麻药劲大约刚过去。
我开始顺着时间线索倒推,回想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手上扎针,输着生理盐水。一位医生走过来,让我侧躺在病床上,给我的腰部盖上一个被单,然后要我脱裤子,把裤子褪到膝盖处——之后她甚至让我背身拱起,检查了一下——然后又让我躺好,在我的头上套了一个塑料带子,让我含住一个圆形的塑料圈。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走过来一位医生,往我正在输的液体里边注入了一些东西。我知道,这是马上就要让我丧失意识的麻药。随着麻药的注入,我感到手背上稍微有一丁点痛感,其他倒还好。
《装台》剧照
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我的酒量不错,用麻药的剂量是不是也该相应加大?”没想到,这就是我被麻倒前最后的念头了。等我苏醒过来,一切照旧,嘴里含的塑料圈已经没有了;手上的针头也没有了,扎针处贴上了止血棉;眼镜就在枕边,我随手拿起戴上;裤子还在膝盖部位……我赶紧把裤子穿好,腰带扎紧。“有话好好说,你先把裤子穿上。”等我的意识又恢复了一点,我忽然想起这么一句网络上的段子。看来我的幽默感也逐渐回来了。
勉强下床,穿鞋,我走路依然是踉踉跄跄。一位护士搀扶着我走出内镜室,在外等候许久的朋友麦麦赶紧过来接力,让我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坐下休息。麻药的功效正在快速褪去,时间的断点开始弥合,我这才想起,为了做这次肠胃镜,我已经超过24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一上午都在服用泻药清肠,之后叫上麦麦作为家属跟我一齐来到医院。
这次肠胃镜,早在4个月前就计划好了。这其实已经是我第三次做胃镜,第三次体验到麻药的滋味。说实话,心里对于做内镜的恐惧已经减少了不少,更大的恐惧转移到了拿到检查报告的那一刻。 

《疼痛难免》剧照

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我今年刚满40岁,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年纪似乎还不必频繁做内镜检查。但我有自己的原因。我的家族有胃癌史。我的姥姥和奶奶都因胃癌去世。姥姥去世时我还小,印象不算特别深刻。但奶奶去世时我就守在床边,虽然那时她已是96岁的高寿,但看到她因为受到病痛折磨去世,我尤为难过。病痛对人的折磨,似乎并不因为人的年龄而有所差别。
我还有两位长辈也被检查出过胃癌,其中包括我爸爸。我妈妈是医生,对于身边人发生的一丁点变化都很敏锐。我爸爸说感觉有点不对劲,我妈妈就立即要他去做胃镜检查,结果发现了胃癌早期病变。所幸发现及时,使用内窥镜就完成了手术,并不需要开刀。我爸爸没受到皮肉之苦,只住了几天院便回家了。如今几年过去,身体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只需每隔一段时间再去医院检查。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再加上我对家族基因的恐惧感,让我对于消化道的健康问题尤为敏感。再加上我还有家里长辈所没有的恶习:喜欢吃辣以及经常饮酒——这让我一方面经常控制不住我自己,一方面又经常在半夜醒来时对自己的健康感到担心,甚至是恐惧。 
《良医》剧照
于是在38岁时,我做了生平第一次胃镜。那次胃镜也稍微有些纪念意义,那时我刚刚从美国旅行归来,胃经常没来由地疼痛。想到临回国时,我一路上吃了不少牛排,我怀疑是美国牛排格外地难以消化,让我得了胃炎,于是选择做胃镜检查——不做麻醉。 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
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做的胃镜经历可谓刻骨铭心。一根可以喷气,照明,摄像和采样的软管通过食道在自己的胃里戳来戳去,虽然不疼,却是极为难受又无法描述的体验。我躺在床上,因为胃里气体的注入,不断打嗝,流口水,外加鼻涕和眼泪。所幸后来检查的结果不算太坏,让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同时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做内窥镜,一定要全麻。
之后的三次内镜检查,我都选择了全麻。一次是肠镜,一次是胃镜,直到第三次我才反应过来,可以合二为一,两者一起做个肠胃镜,于是便有了这次由上到下和由下到上同时进行的内镜检查。两组检测仪器,会不会在我体内的某个地方,实现一次神奇的相遇?我有过这个念头,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

《豪斯医生》剧照

似乎是等了许久(或许也并不久,当时麻药的效力还没有完全消退,我对于时间的感知并不准确),终于等来了检测报告。报告结果并不乐观,相比于上一次肠镜,这次我的肠道里出现了息肉(被钳除送去检查);更不容乐观的是胃镜,我的消化道的溃疡似乎有加重的迹象,甚至有出血点。我并不懂医学,但是大受震撼,暗自又发了好多关于一定要健康生活的誓。
回到家里,我把这次肠胃镜的结果拍照发给在老家的妈妈,稍后就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妈妈先是痛心疾首,为我的消化道状况感到担忧,随后就开始痛斥我的生活习惯。她告诉我,肠胃都要靠养。我的消化系统状况持续恶化,说明我是一个生活毫无规律,饮食绝不健康的烂人。我不得不承认,她的判断完全正确,同时也坚决拒绝了她要来北京给我做饭,照顾我一日三餐的想法。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
《骨瘦如柴》剧照
说实话,这些检查结果的文字给我的震撼,远远不如上面彩色照片给我的震撼大。一个人能够活着见识到自己体内的高清大图,这种感受是很难用文字形容的。看着自己如管状的消化系统的照片,才真的意识到自己无非是一架咀嚼、腐蚀、吸收、消化食物的机器;也明白自己所完全拥有的无非就是这么一具肉身——至于说思想嘛,我不能说它不存在,但起码我还没见过自己头脑中思想的彩色照片。
今天想了许久,最后只想到这么一句话,送给自己,也送给所有人:少喝酒,少吃辣,按时吃饭。尽量健康地生活,尽量没有遗憾和痛苦地死去。

转载请注明:北方健康网 » 【张家口京城胃肠医院】40岁,献给自己一次全麻的肠胃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