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出版】李云川诗集《红尘情言》即将出版!——(九天文学杂志社代理出版)

百度 2021-01-15 18:51

作者简介:李云川,1967年12月出生,四川巴中人,曾从军多年,现为《海口日报》记者,先后在全国数十家报刊、文学网站等发表小说、诗歌、散文作品数百篇(首),被多家文学刊物和文学网站聘为签约诗人或驻站作家,多次获得中文诗文赛奖项,其中诗作《一片秋叶从枝头掉落》入选《2019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2020年)、《天律》获中国网络诗歌网主办的“拯救”主题诗赛二等奖(2020年),短篇小说《一场风雨》入编《2020“秋季号”翰墨凝香丛书》并获得二等奖,同时入刊《九天文学》杂志并被评选为优秀作品;被中国网络诗歌学会评为2019年度优秀诗人,在世纪诗典·中国诗词书画最高奖荣誉榜公投环节取得第十五名、被授予“中国诗词书画天才奖”(2019);获得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2018年)、第五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8年);被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主办的《中国诗》杂志评为49期诗星和年度诗星(2017年);获评海口晚报社优秀撰稿人三等奖(2000年)。诗作《错过季节的爱》入选《中国第四代诗人抒情诗选》(1992年)。

 

 

岁月留痕(自序)

 

世间万物,都存在于一定的时空。然而,辗转亿万年,万物在时空中生生息息,转换轮回。同亘古不绝的时空相比,无论是王公贵胄还是平民百姓,个体的生命转瞬即逝,短暂不堪,我们甚至活不过一块石头的岁数。

不甘人生苦短的古代帝王,不惜派出童男童女入海寻找长生不老之药,结果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从古至今,没有一位帝王能够长命百岁。

每每想到这些,我不由心生悲凉:人活一生,白驹过隙,许多年以后,没有谁知道我们曾来到这世上走过一遭。

虽然人生短暂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但我们来到人世,无论伟大或平凡、富贵或贫穷,也无论停留的时间长短,都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留下过些许痕迹。

许多痕迹,往往雁过无声,不会留下任何印记,比如我们从石板路上走过,脚步比不上石板坚硬,凭肉眼从石板上根本查看不到任何足印;也有的痕迹,会存在较长时间,然后被新的事物毁灭于无形,比如我们修建的房屋,刚修好时美轮美奂,可时间一长,就会千疮百孔,破损不堪,就会被人推倒重来,原来的形貌了无痕迹。

有一种方式,可以让我们把曾经有过的痕迹存留下来,那就是用文字记录下我们的心路历程。这种记录,不囿于形而上的物态,还可存留下许多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感、思绪等。

很长时间,我都未曾想到过要用文字留存下自己的经历和心迹,只是在以文为生的千遍一律的程序化遣词造句之余,随心所欲地练习过一些与本职工作无关的文字。这些文字被称作小说、诗歌和散文。

我练习的这类文字,曾侥幸散见于各类报刊、文学网站等等。最早练习这类文字,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我尚是西部戈壁军营一位枕戈待旦的军人,方块加直线的封闭式军事化生活,使我对军营外的世界鲜为了解,表达的内容也相对简单,今天回想起来,那多是一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慨。那时的文章原件大多已经遗失,留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铅字原件,如今重新翻阅,稚嫩和肤浅显而易见。但正是从那些肤浅的文字出发,开始了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以文为生的历程,也正是那些肤浅文字,警醒今天乃至今后,需不断磨练,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品质和语言文字表达能力,不断丰富自己的生活阅历,方能对这个世界有较深刻、较透彻的认知和领悟。

当初在多家报刊发表的文学作品,主要是小说和散文,虽然偶尔也练习诗歌,但那不过属于“未曾学文先习诗”,为小说和散文奠定语言文字基础而已。后来我成为一名新闻记者,整天与叙述性文字打交道,就像一个洗碗小工,每天要面对一堆待洗的锅碗瓢盆,难免对此产生厌倦情绪,业余时间再无心去操心洗盘擦桌的琐事。出于对文字的厌倦,我就此搁笔二十多年,再没尝试过文学类文字的练习。

人生的许多过程往往始料不及。没料想二十多年后,我又重新提笔,开始了文学类文字的练习,而且这次练习的竟然是以前并不太当回事的诗歌。

突然心血来潮练习诗歌,有着某种难言之隐。那是我人生过程中的一段貌似美好,实则窘迫不堪的经历。我对诗歌的兴趣和爱好,也就从苦涩处切入,一直持续至今。只是如今,那段经历已经淡出我的情感和记忆,倒是从那时重新开启的“未曾学文先习诗”的“陋习”,至今仍未改正。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成荫。许多次,我都想要放弃诗歌练习,然而,就在我欲放弃之时,却有了意外收获:一些诗歌在全国各地的诗文比赛中获得各类奖项,或者在一些刊物、网络发表。这些,激励着我继续练习下去。2020年,我已经“复工复产”小说和散文练习了,搁笔后的首篇短篇小说侥幸在一家北方文学社团组织的文学征文活动中获得了二等奖,随后又被一家文学刊物评为当期优秀作品,中篇小说也在文学网站和刊物发表。小说与诗歌写作,思维方式和构筑结构迥异,我便再生放弃诗歌练习的意念。然而就在这时,我意外收到《2019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的样刊,拙诗《一片秋叶从枝头掉落(外一首)》被收入该书。这本诗歌年选在《中国诗歌网》发布的公示称:“经过半年多精心策划编选,坚持诗歌文本第一,严格公正选稿,精选国内外300多位重要诗人的精品力作”。该书收录的多是一些文坛诗界名家大咖的作品:叶延滨、于坚、李瑛、莫言、邱华栋、耿占春、东西、李少君、刘向东、伊沙……与这些文坛诗界霸主王者入选到同一本年度优秀诗歌选集中,我内心的惊宠和忐忑,自然难以言表。收到这本诗集后,我在欣赏众多名家大腕的诗歌佳作之余,发现大家都在泛口语化诗歌写作,自己却逆向而行,很多诗作反倒有些古风古韵的味道。这样的与众不同,也给予了我继续从事诗歌练习的信心和勇气。

有朋友多次对我说,你的诗歌风格发生了转变。这话让我受宠若惊,也暗自揣摸和回想,这才发现自己受益于唐诗宋词以及古今中外诗歌的影响,在阅读和欣赏某一类诗歌作品阶段,我的诗歌作品难免受到他们的影响。比如二十多年前写作的散文诗《红尘情言》《心路流程》,明显受到了泰戈尔诗歌的影响,而那首《我将以佛光护佑你的清香》,实为参加一次仓央嘉措体诗歌活动而作……受唐诗宋词以及现代名家诗歌影响的诗作,就不胜枚举了。而今,我的诗歌练习逐渐自我成形,文雅人士称之为“个人风格”,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配得上这一概念。

 

 

新诗诞生已过百年,世人对新诗已是众声喧哗,嘘声一片,写诗已是一件费力不讨好,无利可图的苦差事。明知不可为而为,我只想随心所欲记录下自己的心路历程,无力高深,也不愿自作高深,写出来的文字希望人们能看得懂、看得明白。若能引起他人共鸣、又符合大众审美趋向和生活逻辑,那就再好不过了——当然,这只是我自欺欺人、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臆想。

这些年,不断有战友、同仁、朋友询问我诗集出版和索要诗集的事情。这让我颇为尴尬:几乎没有打算出版诗集。但时间长了,问得次数多了,自己也颇为过意不去,于是就趁2020年岁末和2021年年初之际,将这几年练习的诗歌,粗略整理成册,其中滥竽充数之作,在所难免。

该诗集里的百余首诗作,是我在短暂人生岁月里,曾经有过的点滴心迹,我很庆幸能以这种形式,留存下自己生活的过往痕迹。

干干净净做人,纯纯粹粹为文。为了保持自我诗歌的纯洁性,我违拂了多位主动资助我出版诗集友人的好意(在此向他们深表歉意和感激),只想凭一己之力,不染尘秽地出版一本简单的诗集——哪怕它不够精美,至少它得干净、得纯粹——以此答谢所有关心、关注和鼓励我诗歌练心的亲朋好友!

谨此粗言直语,勉力为序。

 

 

 

 

 

 

 

 

 

 

 

 

 

 

 

 

 

 

 

 

 

 

 

 

 

 

 

 

 

 

 

 

 

 

 

 

 

 

 

 

关于《九天文学》杂志社代理出版文集的通知!

为满足部分作者独立出版文集的需要,《九天文学》杂志社推出代理出版业务,承包编排、设计、装帧、印刷、推广等业务,并可邀请名家为作者的出版赠语、题字、写序。至今《九天》已出版《生命的总结》、《香樟树下》、《文墨足迹》、《冻僵的石头》、《白玫瑰》、《乡土情缘》、《浭水长流》、《接兵》、《伐诗取火》、《农历深情的苏北》等众多文集,并得到作者、读者的一致好评。
《九天文学》杂志社与香江出版集团达成合作,为广大写作者提供优质低价的出版方案。

国际标准单书号出版:

出 版 社:香江出版集团(含旗下出版社)

出品单位:九天文学杂志社

作品内容:不限(宗教、政治类除外)

版面大小:大32开(145*210)(可定制大小)

书籍容量:诗歌150首,其他文体15万字内(具体情况可以定制)

页数限制:280页内

内页纸张:80g道林纸

封面纸张:铜版纸彩印覆膜

装订方式:胶状(平装)

赠      书:100册(可加印)

其他方面:书号申请、作品排版,书籍装帧、印刷、校对、邮寄、宣传……

价      格:4800元

网络宣传:可定制全国数2000家网站报道出版讯息

其      他:国内单书号、丛书号出版可联系编辑咨询

联系方式:18830363956(赵主编)